您的位置:柏林赫塔vs多特 > > 我真不想吃軟飯 > 章節目錄 第203章 大團圓年飯夜飯(4000字大章)求訂閱)

柏林赫塔vs不莱梅:《我真不想吃軟飯》章節目錄 第203章 大團圓年飯夜飯(4000字大章)求訂閱)

    [一品俠www.xdmttk.com.cn]

    在這位憑著兩個修字輩的兒子,在家譜上留下濃重一筆的女老祖宗祖墳前,燒完最后的紙錢,韓久華家除夕例行的一件大事總算完成了。

    再回韓朝的家已經是午飯時間,因為祖墳相距較遠,而且祖墳又多。再加上都靠步行,其實韓家壩上墳燒紙錢還是一件很耗時的事情。

    韓朝家的午飯很簡單,都是一些家常菜。

    因為除夕最重要的是年夜飯,所以中午都是隨便對付一下。

    要不是這個除夕有柳青依的到來,午飯會更簡單一些。

    吃過午飯,韓朝拿出了銀行送的春聯,準備開始貼春聯。

    自從上高中以后,家里面每年春節貼春聯這件事就被他給包攬了。

    郝金花早就準備好了貼春聯的米糊,雖然米糊干了之后,粘在墻壁上很埋汰。

    但是房子本來就不夠新不夠好,再埋汰一點又有什么關系?

    春聯都是清一色的印刷體,大紅紙上都是大黑字。

    只是春聯下面的xx銀行,幾個字特別膈應人。

    說句實在話,現代化的春聯,不用去管整體的平仄韻律,看對聯最下面的魚嘴,就是不識字的人,貼春聯也不至于把春聯的上下聯貼反。

    這些現代化的印刷春聯,一般上下聯最下面都有兩條鯉魚,只要魚嘴是相對的,就沒貼錯了。

    反正你要是從春聯的字面意思或者尾字的平仄來區分,有時候還真不一定分得清爽。

    這不能怪貼春聯的文化水平不夠高,而是寫對聯的人,本身就沒考慮這些。

    或者說他們根本就不去管對聯的平仄。

    柳青依幫著拿春聯,韓朝拿著凳子,開始緩慢的貼著春聯。

    大紅春聯與門神貼好之后,再破舊的房子,立馬也是感覺節日氣氛一下子濃重了不少。

    韓朝家的雞舍與豬圈在一塊。

    韓家壩雖然窮,但是長一輩還是有些人毛筆字寫得很漂亮的。

    韓久華那天找了本家一個堂叔,給豬圈討了一份對聯。

    畢竟豬圈的對聯,是買不到現成的。

    豬圈的春聯很簡單,上聯:五谷豐登,下聯:六畜興旺。

    柳青依看著豬圈里的小豬仔,也是感覺很有意思。

    她吃過豬肉,還真沒這么靜距離見過活豬。

    韓久華是泥瓦匠,韓朝回虞城之后,就在家里院子另一處,做了一個新衛生間。

    聽說城里人上衛生間,上廁所講究,愛干凈。

    他大概前后花了十來天,就搞了一套新的衛生間用具。雖然沒有配備現代化的馬桶,但是蹲坑還是很干凈的。

    就是要洗澡,淋浴這些東西熱水器都有配備的。

    平常他們自己上廁所都是不來這里的,這個衛生間就是為了給兒媳婦回來用的。

    所以老韓夫妻倆,在韓朝走后的這段時間,還真是為了兒媳婦的到來,沒少做準備工作。

    也正因為這些緣故,柳青依來了有兩天,還真沒到豬圈這邊來過。

    這會貼春聯,才看到兩頭小豬仔。大豬已經在前幾天,就殺了過年。

    現在每天吃的這些豬肉,都是家里土生土長的年豬肉。

    柳青依不明白這些豬或者雞鴨對于農家人意味著什么?

    她更搞不懂,為什么豬圈的門邊上都還要貼著春聯,有什么意義。

    當然,她也沒覺得什么不好。

    貼上紅色的紙,一切看起來都那么喜慶不是挺好的么?

    郝金花偶爾從廚房忙著出來,她就那么看著兒子與兒媳婦,忍不住臉上都會帶著一些笑容。

    生活無非就是這樣,看著小兩口這樣甜蜜美好,她就感覺生活越來越有盼頭。

    知足常樂!小農思想無非如此,但這就有錯了?

    貼完春聯,韓朝與柳青依在廚房洗了洗手。

    自來韓家壩,柳青依都是飯來張口,這廚房她還真沒來過。

    看著廚房這么大,郝金花在鍋臺上炒菜,韓久華在土灶邊燒火。

    柳青依第一次看見土灶,她有些好奇。

    “這東西你沒看過吧,我奶奶坐得火桶里的火,就是用木炭在土灶里燒了之后,然后裝到火盆里,再放到火桶里的?!?br />
    “這鐵鍋煮的飯,才香。你每天喝的雞湯,都是放在瓦罐里面,放在土灶里原滋原味的火煨出來的?!?br />
    韓朝笑了笑對柳青依說道。

    韓久華與郝金花也是笑了笑,這外來的城里媳婦還是挺有趣的。

    柳青依感覺有些不好意思。

    “你趕緊帶依依出去,這廚房里全是油煙。就你懂,還在媳婦面前顯擺顯擺啥呢?”

    郝金花趕緊對著韓朝用韓家壩方言碎了一口,趕他出去。

    有些婆婆喜歡在媳婦面前擺架子,那是舊社會。新社會,尤其是只有一個兒子的家庭,哪個婆婆還不是把媳婦當個寶?

    她們年輕時候可能受過婆婆的委屈,但這種委屈一定就要轉移給自己的兒媳婦嗎?

    未必,時代在發展,人的思想也在往前進。所謂的惡婆婆越來越少。這是時代的趨勢,也是歷史的進步。

    困擾著幾千年的婆媳關系,在新時代只會越來越好。

    當然,這跟娶媳婦的成本越來越高,也有莫大的關系。

    婦女能頂半邊天,女人們確實應該感謝偉人們。

    韓久華與郝金花性格都不差,很好與人相處。

    雖然韓久華一喝酒,可能會有點飄,但是人的本質都不錯。

    韓朝笑著帶了柳青依出了廚房,老韓夫妻倆繼續忙碌著。

    或許在這樣的一刻,他們才明白兒子是真的長大了。

    韓朝與柳青依陪著奶奶劉菊聽戲,年輕人都不再聽這玩意了。

    哪怕就是在安城這個藍莓戲的故鄉,年輕人會聽戲的也越來越少。

    奶奶劉菊很安靜,柳青依坐在她的邊上,脫掉鞋,將腳放在火桶的鐵架上,很暖和。

    老太太沒有柳奶奶那么健談,但天底下的老人對于孫子輩的疼愛都一樣。

    她只是拉著柳青依的手,滿臉笑意。

    她不會說炎國普通話,就是說了柳青依也聽不懂。索性她什么都不說,就這么安靜的享受著這樣的美好時光。

    人一旦老了,又能享受這些美好時光多久呢?

    時間靠近下午五點半,韓久華從廚房出來。

    他拿著一個大木盆,木盆里放著熏好的豬頭、晾干的鯉魚公雞、一把筷子、五根大蒜、一把菜刀。

    在春節期間,這熏好的豬頭是不能叫豬頭的,在韓家壩,大家都叫它元寶。

    這是六點鐘在祠堂祭祖還年供奉老祖宗及天地的福禮。

    韓久花讓韓朝去柜子里拿了一個禮花還有一個炮仗,順便再拿了一對裝好了蠟燭的蠟燭臺。

    這些東西都準備妥當,韓久華便端著裝著元寶鯉魚公雞等供奉禮的木盆,往祠堂走去,韓朝拿著一掛萬響鞭炮,和一個100響大禮花。

    柳青依也沒閑著,他手上拿著一對裝好蠟燭卻未點燃的蠟燭臺。

    韓家壩的祠堂不算特別大,此時在祠堂的最上重,用桌子和木門搭好了一個大的臺子。

    四十來戶人家全部把自家的木盆裝好的供奉禮放在大臺子上。

    蠟燭臺放在元寶的正面,此時點燃蠟燭。

    韓家壩的祠堂最上重,40多對蠟燭臺,80多根蠟燭開始點燃。

    紅通通的蠟燭火照耀著被韓家壩人稱之為元寶的豬頭,那些元寶此時也顯得特別有靈性。

    祠堂的最上重,站滿了人。以祠堂為界,東邊為大房,西邊為二房。

    韓朝這一房就屬于大房,不過韓家壩的大房人丁遠遠沒有二房人丁興旺。

    40來戶人,大房才十幾戶人家,二房卻有小三十家。

    柳青依第一次經歷過這種場面,看著滿屋子的人頭閃耀,也是感覺挺有意思。

    “久華,你這今年新媳婦上門,才買這么一個禮花,這不夠不夠?!?br />
    人群中有人開始在打趣韓久華。

    其實哪里不夠了,這100響的大禮花,縱觀全場,也就韓朝家有一個。

    “久兵,你家去年添孫子,也沒見你買這么大個禮花,你這做爺爺的也是真摳?!?br />
    “回頭,等我添孫子了,我放十個大禮花?!?br />
    韓久華也不差事,笑著說道。

    人群中又是一陣哄笑。

    柳青依聽不懂自己這公公說得啥,但是卻看到許多人都在看著她。

    她臉微微一紅,拉著韓朝的胳膊更緊了一些。

    人差不多都到齊了,然后就有老人,開始拿著每家每戶拿過來的黃裱香紙開始在大鼎面前焚燒起來。

    接著就有人開始拿著鞭炮在祠堂的中重開始燃放。

    韓朝拉著柳青依從祠堂的側門出來,40多掛鞭炮,待會全部燃放,吵鬧不說。

    就是鞭炮燃放之后的煙霧在屋子里都讓人受不了。

    韓朝幫著柳青依捂了捂耳朵。祠堂里星火紛飛,鞭炮聲響徹天地。

    陸陸續續有人受不了祠堂的煙霧,從側門出來。

    鞭炮燃盡之后,耳邊還有些耳鳴聲。緊接著韓家壩人,開始對天拜了拜,對地拜了拜,對著供奉的祖宗牌位又拜了拜。

    有德高望重的老人,說了一些好話,就此這個對于韓家壩人最隆重的祭祖還年儀式才結束。

    所有人開始拿回自家的供奉禮和蠟燭臺,開始往家走,回到家,就可以吃年夜飯了。

    韓久華端著木盆,韓朝一只手拿著一直點燃蠟燭的蠟燭臺。

    按照規矩,這蠟燭是要點到天明的,不能熄滅。

    回到家,郝金花已經將十八個菜全部放在桌子上了。

    奶奶劉菊坐在最大的坐席之上。

    韓久華點了一掛鞭炮,年夜飯正式開始。

    吃年夜飯之前,幾個長輩一人從口袋里拿出了一個紅包,遞給柳青依。

    柳青依感覺有些莫名其妙,她差那點錢?

    “依依,這是我們做長輩的一點點心意,壓歲錢,壓歲錢?!?br />
    郝金花用她那蹩腳的普通話對著柳青依說道。

    柳青依看了一眼韓朝,韓朝示意她收下。

    柳青依只好收下三個長輩的壓歲錢紅包。

    自從十五歲開始,柳青依家里人就沒給她發過壓歲錢了。

    這沒想到來到這里,還有這待遇?

    韓久華開了一瓶韓朝從虞城帶回來的紅酒,年夜飯,總歸稍微喝一點。

    韓朝接過紅酒,給每個人的杯子里倒了一點點紅酒。

    豐盛的年夜飯,因為多了一個人,幾個長輩吃得是格外香。

    韓朝拿起酒杯,開始跟奶奶喝了一點,祝她長命百歲,身體健康。奶奶劉菊很開心,往常吃年夜飯,這孫子可沒說過這些話。

    敬過奶奶后,韓朝又和父母親喝了一杯,也是說了一些他們不曾聽過的好話。

    老韓夫妻倆心里很暖和,自己這兒子現在是越來越像樣了。

    最后柳青依又跟柳青依喝了一杯,感謝她能來自家過年,也感謝她的陪伴。

    柳青依一臉懵逼,天天在一起,這大過年的這樣客氣起來了?

    她又哪里知道,在韓家壩吃年夜飯都是這么個規矩。

    一家人天天在一起過日子,那么親密,難不成還不允許最后一天客氣一些了?

    柳青依也很聰明,韓朝敬過幾個長輩酒后,她也站了起來,學著韓朝的樣子,陪幾個長輩喝了一點點。

    幾個長輩更是樂得合不攏嘴。

    這樣的媳婦,模樣好,身段好,又是大學生,還聰明,懂人情,又是城里姑娘,真是老韓家進字輩老祖宗保佑,才有這個福氣。

    “依依,我也敬你一杯,我們家小朝性格倔,有時候不太會說話,你得多擔待著點,還有你們抓緊把婚給結了,明年爭取回來過年,咱家再添一口人?!?br />
    郝金花站起來,拿著酒杯,用不標準的普通話對著未來兒媳婦笑著說道。

    柳青依與韓朝領證的事情,他們一直瞞著韓朝父母,所以老韓夫婦并不知道他們已經領過證了。

    柳青依笑了笑,沒說話,怎么上哪家吃飯,都催著生孩子?

    除夕之夜,萬家燈火齊透亮。這是一個大團圓的日子,這是一個幸福美滿的日子。

    就算是身欠一身巨債,在這樣的一個日子里也得放松放松。

    再不濟的債主,想必也不會在這這樣的一個日子里,去管人要錢。

    韓家壩韓久華家的年夜飯,今年格外香。

    年夜飯之后,韓久華幫著郝金花收拾了碗筷。

    韓朝打開了新買的電視,開始看春晚。

    忙活完廚房的活后,郝金花抓了一些瓜子花生,糖果糕點之類的放在桌上。

    對韓朝而言,還算不錯的2005年即將過去,未來的2006年一定會更好吧?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浙江快乐12开奖结 贵州11选5走势图 赛车大小规律 nba单场得分排名 乒乓球比赛规则 最安全的理财投资平台 股票推荐骗局揭秘 广东今天36选7开 nba赛程 股票配资论坛 五粮液股票行情 招商证劵智远理财平台 广东快乐十分钟开奖 贵州11选5开奖号 nba梦之队 股票配资余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