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柏林赫塔vs多特 > > 大魔王的佛系日常 > 章节目录 1革蒜梅676 6167

柏林赫塔与勒沃库森恩怨:《大魔王的佛系日?!氛陆谀柯?1革蒜梅676 6167

    [一品侠www.xdmttk.com.cn]

    在别人的地盘上问主人为什么会在这里, 这大眼珠子真是搞笑!

    绯色心里暗嘲了万目几句,但是很快, 他的眉头就皱了起来。(书.屋 shu05.com)

    因为朝夕和万目的气息, 感觉不太对。虽然二者的修为,都是超出他认知的强大, 但就现在而言, 绯色的感觉是万目似乎要更……强大一些?

    可是怎么可能?

    朝夕可是深渊之主??!

    是他隐藏了气息?还是另有什么隐情?

    绯色下意识的看向旁边,那是朝夕所在的方向。

    然而无尽深渊的深处, 绝对的黑暗,什么都看不见……不对, 也不是完全看不见, 至少万目就是个例外,他那一只只血红色的眼睛,几乎占满了在场所有人的视线。绯色记得,很久以前曾从其他妖魔口中听到过一种说法, 当修为达到一定的境界,能够触摸到法则的边缘时,就能够在一定程度上,超脱这个世界的限制。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 那万目……

    他正想着,下一秒,视线里就出现了新的光源。

    一个个暗红色的火球, 突兀的出现, 漂浮在半空中, 错落排列着,向着远处延伸而去。

    暗红的微光,映照出周围的地形,古怪渗人的地貌,深深浅浅的沟壑,仿佛潜伏着的怪兽。脚下是不知名的森森白骨,散落混杂,铺出了一条白骨路,与漂浮的火球一样,延伸向远处。

    漂浮火球与白骨路的尽头处,是一个巨大的岩洞,中心的位置,无数巨大而狰狞的骨架拱卫着一块黑色的巨石,上面斜倚着一个人,黑发如瀑,着一袭精致繁复的衣裙,裙摆铺散开来,犹如一朵怒放的花。

    如此的眼熟……

    在场所有人的视线,几乎都落到了朝夕身上。

    为什么……会有两个朝夕?

    ……

    相比其他人,在见到岩洞里的景象后,玉衡并没有太意外,因为因为从初见朝夕的那一刻,她就察觉到了他并是非完整的个体,但她尝试过,分出一缕神识,却无法化成他那样独立的存在,于是一直没办法得出肯定的答案。

    现在终于可以确定,在现世里游走的,一直都只是朝夕的一缕神识。

    玉衡打量了周围一圈,这里的一切,都给她一种无法言喻的熟悉感觉。

    她的视线最终落在森白骨架拱卫着的巨石上沉睡的那个人身上,虽然跟样貌衣着,皆于身侧的朝夕无异,但是给她的感觉,却要更加特别,因为她在那人身上,感觉到了她的力量,隐隐带着破坏与毁灭的气息。

    玉衡想起来到这里之前,在原家那个特殊的院子里,朝夕说的那些事。数千年前,他们和原敏行曾是朋友,然而他中途却很突然的离开现世,回到无尽深渊,所以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事,原敏行的存在为什么会被彻底抹去,而她又为什么会变成如今的样子……

    朝夕一直未曾提及当时为什么会突然回去的原因,但是不难想象,其中必然是出了什么问题。

    这之前,玉衡就想过,会不会有她……不,更准确一点说应该是当时的她的原因在里面?现在看来,答案几乎是肯定的了。

    ……

    作为视线的焦点,朝夕的表情一如既往的平静,眼底亦是波澜不兴。

    对于大眼珠子的问题,他不答反问,“万目,一直以来,你都想要深渊之主的位置,这一点我知道,但是我也记得,你对于现世、对于人类,向来不屑一顾,从知道那个世界、知道人类的存在时,就一直是如此,而今我不过是沉睡了短短几千年的时间,你为何就改变了注意?”

    他问过之后,不等大眼珠子回答,便又继续道,“替身傀儡,祈愿游戏……这些方式,原本都是你所不屑的,我没记错吧?”

    “万目,你为何而改变?”

    “你问我为什么?”那一只只血色的眼睛,盯着朝夕,透露出无尽的怨毒与恨意,“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那个位置!”

    ……

    在朝夕还不是深渊之主的时候,他虽然也是站在无尽深渊食物链顶层的强大妖魔之一,但却属于是顶层之中的吊车尾,而那时候的万目,则几乎是数一数二的存在,此外还有好几个实力跟万目相仿的大妖魔,朝夕能踩下这些比他强大的妖魔,坐上深渊之主的位置,除了他自身的因实力外,至少有一半要归功于他运气足够好,身后站了一个玉。

    那个女人来自被迷雾所笼罩的虚无世界,性格怪异,难以捉摸,一身实力深不可测,不知怎么的,偏偏就跟朝夕看对了眼,带着他在深渊之中横行无忌,最后甚至将他送上深渊之主的王座!

    若不是玉横插一手,深渊之主的位置,很大几率会落到万目手上,也可能是其他几个大妖魔,反正朝夕成为最终赢家的几率是最低的。

    这叫万目如何甘心?

    不止是他,其他几个大妖魔同样不甘心,却又无可奈何。

    时间长河不断流淌,时至今日,当初争夺那个位置的大妖魔已经所剩无几。因为一直以来,他们都始终无法撼动朝夕的位置分毫,是以哪怕是执念最深的万目,也渐渐的看淡了。

    然而在他想要彻底放弃的时候,意外出现了——

    朝夕和玉,那对好了不知道多少年的狗男女,不知道因为什么翻脸打起来了,至于结果,当然是朝夕挨了揍,而且不是一般的惨,带着伤从现世回到深渊之后,便陷入沉睡之中。

    在正常情况下,万目是打不过朝夕的,因为他手上掌握着深渊的法则。但这次不一样,朝夕跟玉动手输了,带着伤被迫陷入沉睡,证明他的伤势非常的严重,否则根本无需沉睡。

    对万目来说,这意味着一个千载难逢的绝佳机会,摆在他眼前!

    怎么可能不心动?!

    于是那颗原本已经被漫长的时光一点点磨灭的对于深渊之主王座的执着,重新被点燃。

    不过好机会归好机会,并不意味着万目就可以轻松一尝所愿,即便是受伤沉睡,深渊之主依旧是无比强大的存在,半点不能掉以轻心。再者,无尽深渊是如此的广阔,朝夕所在的最深处,是一片纯粹端的黑暗,透不进来哪怕一丝光,无数的机关陷阱隐藏在其中,稍有不慎,轻则打草惊蛇、错失机会,重则可能丢掉性命。

    为此万目做了两手准备,一边搜寻朝夕沉睡的地方,一边增强自己的实力。然而无论那一条,都不容易,而后者更甚,因为他的修为,经过漫长时光的累积后,已经处于一个极端,想要提高,何其难也。

    很长一段时间,万目都为此事而困扰。

    直到一个妖魔给他提了一个建议……

    “大人为何只将目光局限在这里?无尽深渊纵使再广阔,可大人在这片血色苍穹之下,已经待了太久的时间,想要在这里寻找突破,机会实在太过渺茫?!?br />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大人为何不试试,去到被虚无的另一边,去那个世界,寻找机缘?”

    “你是说现世?”

    “正是?!?br />
    “可笑!一个遍地蝼蚁,脆弱不堪一击,毫无可取之处的世界,何来机缘?!也就朝夕和玉那对狗男女,穷极无聊,才会去那种地方!”

    “大人此言差矣,现世的人类虽然躯体不如深渊妖魔这般强悍,寿命也只有短短百年,然而他们一旦踏入修行一途,实力增长的速度,却是深渊妖魔不能比的……”

    那妖魔的话,仿佛蕴含着某种特殊的力量,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要去相信。整个交谈的过程中,万目一度有一种感觉,就仿佛对方能看到他内心的想法一般,但凡是他不信任的犹豫的不确定的……这些所有,那妖魔都有提及,并且给出了相应的解决办法。

    那是万目一生之中,遇到最为特殊的妖魔,是以直到如今,回想起当时的情形,依旧清晰如昨。只是因为对方驱使了一具傀儡来见他,所以万目无法窥探,那背后的操纵者实力如何。不过对方敢找上他,且能在他面前侃侃而谈,只凭这两点,就可以断定,绝非是普通的小妖魔。

    那妖魔操纵的傀儡,浑身笼罩在巨大的黑袍之中,只得一个大致的身形轮廓,兜帽遮了大半的脸,余下部分被黑色的雾气所填充,根本无从去猜测。

    万目翻遍了记忆,也想不起无尽深渊之中,何时冒出这样一个本事不凡的妖魔来。

    不过这不重要,不止如此,就连对方是出于什么目的给而他献上计策也不重要,万目对自己的实力非常自信,这世间他惹不得的,也只有那对狗男女而已。

    所以他最终接纳了黑袍妖魔的建议,开始在现世布局。

    那之后的一段时间里,黑袍妖魔又出现过几次,每次都会在一定程度上给予万目帮助,法阵,傀儡……这些万目原本不写也不擅长的东西,都是出自那妖魔之手。

    ……

    “黑色的长袍……”从万目的话里,朝夕抓住一个关键词,嘴里将这几个字低声念了一遍,他面上表情终于有了一丝变化,那双漂亮的凤眼微微眯起,若有所思。

    在场的其他人,也都微微愣住。

    不出意外的话,这个身披黑色长袍的妖魔,跟他们所知道的,应该是同一个,并且很大可能,是这一系列事情背后的操纵者。

    兜兜转转,冥冥之中似乎有一条线,将他们牵到了这里。

    “那个狗东西在哪里?”玉衡问道,声音隐隐带着一丝不悦。

    那一只只血红色的眼睛,转而看向她,带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恭敬,怨恨,惧怕,意外……最终说出口,却只是简单三个字,“不知道?!?br />
    而且就算知道,他也不会说,并非是为那妖魔隐瞒,只是单纯的不愿意。

    朝夕一直都知道他们这些大妖魔觊觎着那个位置,但他的注意力,始终都在玉身上,而他们也没有太过逾越的行为,所以能一直相安无事。

    而他这次所做之事,是一种孤注一掷,结局只有两个,成功或失败。若是前者,他便能取代朝夕,成为新一任的深渊之主,若是后者……则会付出惨重的代价。

    几千年的时间过去了,万目的实力得到了提升,与此同时,也终于确定了朝夕沉睡的地方。

    在做了很长一段的准备后,他开始行动了。过程非常的顺利,甚至没有一点波折。然而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上朝夕……不,更准确一点说,是朝夕的一缕意识,而更糟糕的是,朝夕并非独自出现在这里,身边还有玉。

    因为换了一副样貌,再加上一些别的因素所影响,万目并未能认出顾甜甜就是玉,直到后来手下的傀儡上报,发现朝夕的踪迹,万目才起了疑心,继而才把玉给认了出来。

    说起来,万目预计的行动时间,其实还要更晚一些,但因为认出了玉,心有不安,恐迟则生变,这才把时间提前了。

    只可惜,终究还是晚了一步。

    但走到了这一步,万目已经没有选择了,哪怕他愿意放弃认错,朝夕也不可能放过他,只能放手一搏,虽然机会渺茫,总好过束手就擒。

    ……

    “朝夕,去死吧!”万目怒吼一声,继而浑身上下所有的眼睛里,齐齐射//出血红色的光束,袭向朝夕所在的位置。

    他的眼睛,大大小小,多得数不清,即便一只眼睛只有一道红色光束,总的数量也很吓人,那种感觉,就仿佛下一刻就会迎来万箭穿心。

    对于绯色他们来说,朝夕哪怕是一缕意识,也是强大无可匹敌的存在,但对万目而言,真正的威胁只有处于本体。

    于是他的攻击,只有少部分落到了人群这边,更多的,都聚集到另一个方向,那是洞窟所在的方向,那里有巨大骨架拱卫着的白骨王座,朝夕的本体在那里沉睡。

    无比强大且恐怖的气息从万目身上蔓延开来,一瞬间充斥这片空间,如针尖戳破气球一般轻易穿透绯色布下的结界,侵袭而来。

    虽然这道气息最终并未真正接触到结界里的绯色等人,几乎是在穿透结界的瞬间,就被玉衡重新布下术法结界给结结实实的拦在了外面,但在那短短的一瞬间,绯色他们还是感受到了那种恐惧。

    绯色和阿白,有着近千年的修为,尚且觉得难以抵御,更别说姜晴天和冯褚这两个血统纯正的普通人,就仿佛是身陷杀戮的修罗地狱,被死亡的阴影所笼罩,在生与死的边缘徘徊……

    刻骨铭心的经历!

    两人许久都未能缓过来,眼睛因惊恐瞪大到极致,冷汗打湿了额前的头发,不住的喘息着。

    绯色和阿白,还有九命,修为尚且算是高的,艰难的缓过来,在确定万目的攻击无法冲破玉衡布下的术法结界后,便下意识看向洞窟那边。

    这个过程看起来似乎很漫长,实则不过时几次呼吸的时间罢了,而万目发动的攻击,那些血红色的光束,已经侵袭了几十轮。

    然而那个洞窟上空,仿佛有一道无形的屏障,将万目所有的攻击,尽数挡下……不,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吞噬,那些血红色的光束就仿佛一滴水落入大海之中。

    绯色无法想象这些大妖魔之间的战斗,但本能的觉得,这似乎有些问题。

    他以视线余光,打量旁边的玉衡与朝夕,前者眉头微皱,看起来似乎有些……意外?而后者的表情,则又恢复成一贯的平静。

    绯色看不出什么来,便又把注意力放回到万目身上。

    这大眼珠子,一身的眼睛,大大小小,密密麻麻,也不知道外形究竟是什么样,分辨不出头与身体,或者说完全就没有这种概念,就更不可能从他‘脸’上看出什么来。

    如此,除了静静观望事态发展外,他们似乎什么都做不了……

    这么想着,下一刻,变故突生!

    只听万目的无数只眼睛死死盯着玉衡,愤怒的咆哮道,“果然你始终是护着他的!”

    绯色一下子就明白过来,朝夕沉睡的洞窟外面,有玉衡布下的结界。

    “狗男女!你们去死吧!”万目继续咆哮。

    伴随着他的声音,之前的血红色光束攻击停止了,只见那一只只的眼睛,瞬间从他身上脱离出来,大大小小的,眼睛珠子作头颅,衍生出类似手脚的部位,一只两只三只……每个个体都不一样,看起来十分的诡异。这些小眼珠子落到地上后,便极速奔跑起来,一个接一个,密密麻麻,犹如潮水一般袭来。

    小眼珠子大军,犹如之前的血红色光束一般,兵分两路,少量向着绯色他们一行人扑来,更多的则是袭向洞窟那边。

    几乎只是眨眼的时间,这眼珠子大军便已经袭到了眼前,从上方看去,就像是它们将绯色这一行人瞬间淹没一般,而站在他们的角度,则是这些小眼珠子被玉衡布下的术法结界所阻拦,一个个就贴在结界外层,一只只血红色的眼球,将他们团团围住。

    小眼珠子衍生出来的肢体,手脚并用的敲打着术法结界,不止是如此,只见眼睛珠子中间的黑色瞳孔裂开来,变成一张张的嘴,一起撕咬着结界。

    术法结界是无形的,它是真实的存在,身体能触碰,眼睛却完全看见。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绯色能感觉得到,结界的力量在一点点衰退,就仿佛玻璃窗户上浮现出细小的裂缝,从不起眼的浅浅一道,不断的扩大,最终变成蜘蛛网一般的裂纹,随时都可能破裂开来。

    好歹拥有近千年的修为,绯色并不是特别怕这些小眼珠子,但是这里还有姜晴天和冯褚,此外小小白和岚谷还有那只血鹰,虽然多少有些修为,但也约等于无。

    只听玉衡的声音响起,“真恶心!”

    下一刻,原本濒临破碎的结界,又被刷回最初的模样,而且还加了一道屏蔽过滤效果,把这些覆盖在结界外面的奇形怪状的小眼珠子完全屏蔽了,透过结界,已经能看到外面的景象……

    唔,还是密密麻麻的小眼珠子,以及天空之中一只巨大的眼珠子。

    玉衡看向朝夕本体沉睡的洞窟那边,同样被眼珠子浪潮所淹没,完全无法窥见其中的情况。

    “你什么时候醒?”她侧过头,看向身旁的朝夕。

    “等那道结界破裂?!背ι舻?。

    玉衡闻言一愣,但也只是一瞬,很快便恢复正常。这个答案,在意料之中,也在意料之外。那道结界所蕴含的气息,的确与她的力量同源,大眼珠子说那道结界是在?;こ?,其实只对了一半,结界存在的意义,不单纯是?;?,也有囚//禁的意思。

    “嗯?!彼⑽⒋瓜卵垌?,心中始终想不到,‘她’为何要这样对朝夕。

    ……

    玉衡没有动手解除结界的意思,朝夕亦是平静的站在她身边,什么都不做。

    其他人自然也做不了什么,于是一行人就一边刷新结界,一边安静的等待小眼珠子们把那道结界咬破。

    时间的概念在这里变得模糊,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姜晴天觉得她都快适应眼前这副让人头皮发麻的景象了,情况终于发生了变化。

    起初是洞窟那边的眼珠子浪潮,突然陷下去一些。

    这代表着,结界终于出现了缺口。

    姜晴天下意识看向旁边的朝夕,却见他的身体,一点点变得透明,最终完全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洞窟那边的结界,彻底破碎了。

    眼珠子浪潮疯狂涌向那边。

    姜晴天一颗心瞬间揪紧。

    虽然明知道朝夕是强大的妖魔,是比万目还要强大的深渊之主,但是他展现出的是人类的外表,无论是与天空中的大眼珠子还是地上潮水一般的小眼珠子相比,都会给人一种弱势的感觉。

    她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那边,其他人亦是如此。

    过了不知道多久,忽然听身边一个声音响起,“天……天上……”

    天上……怎么了?

    姜晴天心里想着,下意识抬头。

    这个原本没有一丝光亮的黑暗世界,天空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轮血月,就如他们刚进入无尽深渊时所看到的景象一般,区别只是,那种血色,更加的浓郁,触目惊心。

    姜晴天觉得,那一轮血月所散发的光芒,仿佛犹如实质一般……不,不是感觉,而是真的!

    只见血色月光凝聚成刀刃,从空中极速射下,刺进地上无尽的眼珠子浪潮之中。

    一场血腥与杀戮的盛宴!

    无法用言语去描述的尖叫声响彻上空!

    当血色月光凝成的刀刃散去,原本密密麻麻一眼看不见尽头的眼珠子浪潮,已经找不到一只完整的眼睛,而天空之中那只巨大的眼珠子,亦不能幸免,虽然看起来仍旧保持着完整的形态,事实上,已是千疮百孔。

    “不……不……可能……”万目艰难的说出这句话来,满是不可置信。

    在他的认知中,朝夕固然是强大的,但并非是他完全不可企及的存在,这也是他在知道朝夕受伤沉睡后,敢筹谋篡位的原因。

    可是现在,他在朝夕面前,竟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我成为深渊之主后,之所以一直不曾对你们动手,并非是因为忌惮,只是不在意罢了,你们这些所谓的大妖魔,于我而言,与这片血色苍穹之下的所有妖魔,没有任何区别,可以轻易的碾死?!?br />
    伴随着这道冰冷不含一丝感情的声音从洞窟那边传来。

    循着声音看去,只见原本白骨王座上沉睡的人,不知何时已经醒来,青丝如墨,眉目如画,着一袭精致反复的女装,腰间别一支通体碧绿的玉笛,款款而来。

    他一直走到玉衡身边,这才停下步伐,微微低下头看她,片刻之后,才道,“玉,许久不见?!?br />
    但从外表来看,他与绯色他们在现世里所见到的朝夕,并无半点区别,但是给人的感觉,却是完全不一样的,不知道该如何去描述那种感觉,总之就是让人完全无法忽视他的存在。

    玉衡抬起头与他对视,片刻后扭向一边,去看天空之中的大眼珠子,接着又转回来,“你之前说过,要把这颗大眼珠子抓了给我做宠物的?!?br />
    她的声音很轻,语气听起来也很平淡,但是朝夕听了,那张完美挑不出一丝瑕疵的脸,有一瞬的僵硬,但也只是一瞬,很快就恢复正常。

    “你以前并不喜欢它的?!彼氐?。

    “可我现在喜欢?!庇窈饧岢?,略微停顿片刻后,又继续道,“而且你说的那些以前的事,我都不记得了?!?br />
    却见朝夕微微摇头,“你不是不记得,而是没有那些记忆?!?br />
    玉衡一愣,“什么……意思?”

    朝夕却没有直接回答她,而是看向大眼珠子所在的那个方向,声音淡淡道,“出来?!?br />
    其他人下意识循着他的视线看去,然而除了那只大眼珠子以外,什么都看不见,只有一片黑暗。

    真的有东西吗?

    ……有的。

    过了一会儿,只见黑暗之中,有什么东西走来,越来越近,最终暴//露在光照范围内。

    那是一个被黑色长袍所笼罩的身影,头部藏在兜帽之中,还有一层黑色雾气遮挡,完全看不见其面貌。

    只见其自黑暗之中而来,一路走到绯色他们一行人前方不远处,停下了步伐,安静的站在那里。

    看清楚的一瞬间,在场众人都被惊住了。

    ‘死亡游戏’案件中,于仙师在疗养院三楼召唤而来的‘主人’,原家当代家主原俊雄提到过的,那个给了他药方的神秘人,还有方才万目提到过的,给他提了建议的妖魔……几乎这段时间以来,他们所遇到的所有事,背后都有这个披着黑袍的生物的影子。

    而现在,他们终于亲眼见到了这个生物!

    玉衡打量着对方,那笼罩在黑袍之下的身影,看着像是人类的轮廓。

    她微微眯起眼,想要去‘看’黑袍之下的真身。

    然而在她行动之前,只见那黑袍生物先一步伸出手,揭下了兜帽。

    出乎意料,兜帽之下隐藏着的,并非是什么可怕的生物,而是一个人……至少看起来是人类的外形。青年男人,看起来而是二十多岁的样子,玉冠束发,容貌俊雅无双,让人下意识想起‘谦谦君子温润如玉’这句话来。

    “玉,朝夕,许久不见?!鼻嗄昕?,声音亦是温润。

    记忆中不曾见过这样一个人,但是玉衡对这张脸,有一种莫名的熟悉,再加上他的话,玉衡脑子里忽然冒出一个想法……

    “果然是你啊,原敏行……”朝夕面上表情似笑非笑,语气说不出是嘲讽还是什么。

    ‘原敏行’这三个字,如一道炸雷,把连带玉衡在内的一行人,都给炸懵了。

    原家的少主,玄门历史上绝无仅有的天才,助始皇帝楚恒统一国土的神秘人……高贵的身份,传奇一般的经历,又因为被从原家及玄门历史上抹去,而笼罩上了一层无比神秘的面纱。

    不过对于绯色他们来说,原敏行始终是一个已经死去了数千年的人。

    然而此刻事实摆在眼前,原敏行的身份远远不止那些,同时还是给了原俊雄药方和给万目提出建议的人……他真的是人吗?

    之前所有的资料都显示,这是一个已经死去的人,就算忽略这一点,假使他并非如原果所言那样病逝,也不可能一直活到如今,因为一直以来,人类的寿命,始终都只是百来年,哪怕是修行者也不例外。

    更别提他所做的那些事,以及他此刻出现在这里,无尽深渊的最深处,这本身就是最大的违和。

    “为什么?”玉衡看着原敏行。

    ……

    时光倒转,回到原家少主原敏行所生活的混乱时代。

    他和朝夕还有玉,一同离开原家,外出修行,在玄门之中到处碰壁之后,他最终选择换一种方式。在原敏行成为当时还是楚王世子的楚恒的幕僚之后,他们三人关系,依旧没什么变化,某种意义上来说,还要更好上一些,因为朝夕对他的态度,有了很大的改变。

    原敏行自幼在原家长大,除了锦衣玉食以外,他成长的环境其实是非常单纯的,而这是人为制造出来的,因为当时无论是时他的父亲,还是原家的其他长老,都认为他除了学习,不需要操心任何事。

    这些造就了他纯粹的性格。

    跟朝夕和玉初识,他是带着防备的,但是渐渐的,便真的将他们当成了知己。

    特别是玉,本身拥有强大的实力,对人类的术法十分感兴趣,且在术法改进上,天赋卓然,很多时候都能跟他想到一起。

    那时原敏行尚且年少,遇上这样一个聪明,美丽,且与他志趣相投的女子,哪怕对方并非真正的人类,他还是抑制不住的动了心。

    在明白自己心意的那一刻,他同时也清楚的认识到一点——他们之间,绝无可能。

    不止是因为玉衡妖魔的身份,还有她和朝夕之间的关系,虽然不是人类之间的夫妻,却要更加的特殊,此外还有他们三人之间的友谊……

    原敏行不可避免的陷入了痛苦与折磨之中。

    这原本不算什么,然而在他接触到复杂的人心之后,这种心理渐渐就变了。

    起初只是羡慕,羡慕朝夕跟玉相识且相处了漫长的时间,羡慕他们身为妖魔,拥有远超人类的生命,羡慕他们还可以活很久很久,做一切喜欢和想做的事……

    后来就变成了嫉妒。

    再后来,就只剩下恨。

    大脑被极端的情绪所充斥,他迈出了错误的第一步——

    挑拨玉和朝夕之间的关系。

    在被朝夕接纳之后,原敏行对朝夕的了解越来越多,他所喜好的,他所厌恶的……

    因为玉对人类有好感,始终约束着不许朝夕随意对人类出手,所以原敏行准备在这一点上做文章。

    他将朝夕引到了一处庄子,让朝夕偶然撞见人类私底下折磨虐待妖魔。

    那是他第一次动手,一开始的打算只不过是试一试,意料之中的最坏结果,也不过是朝夕生气,杀掉那些作恶之人,反正都是该死之人。

    事情的开始与前面部分过程,都如他所预料的一般,可是很快就开始发生偏差,最后完全不受控制。

    朝夕见到了那一幕,并没有生气,甚至眉头都不曾皱起,只是眼神微微有波动,而后轻描淡写的,毁掉了一座城。

    不过眨眼的时间,原本繁华富饶的城池变成了一片彻彻底底的废墟,生活在在其中的数万人,永远的长眠!

    那个时候,原敏行才真正意识到,朝夕和玉的强大,完全超出他的认知,付出的却是数万人命的代价。

    朝夕和玉如他所愿的一般,产生了矛盾。

    玉的脸上,第一次浮现怒容,“朝夕!”

    似乎是没想到她的反应会这么大,朝夕有一瞬的意外,很快恢复正常,解释道,“区区蝼蚁,且我也并非有心,无意为之罢了,你何必这么生气?!?br />
    他说的,其实是实话,动手的时候并没有想太多,然而太过强大的实力,造就了最终的灾难结果。

    但是这样的解释,听起来只会让人更生气。

    玉被他的态度激怒了。

    再之后两人便动起手来。

    朝夕起初以为她跟以往一样,只是闹着玩,却不想竟是认真了。

    他也有些生气了,质问道,“这些蝼蚁究竟有哪里好了?值得你如此袒护他们?!”

    两个无比强大的生物真动起手来,能量的碰撞是毁灭性的,人类的世界根本经不起这样的冲击。玉衡尚存的理智,考虑到这一点,便将朝夕带回了虚无世界。

    原敏行无从知道过程是怎样的,最终的结局是,玉一个人回来了。她不再像之前一样对什么都充满好奇,脸上也没了笑意,经常一个人坐在没人的地方,眼睛看着远方,视线却没有焦点。

    原敏行尝试着跟她说话,得到的只有敷衍一般的简单回复。

    而这并非是最糟糕的,又过了一段时间后,玉突然对他说,“我要走了?!?br />
    原敏行心里很清楚,她的离开几乎是永别,因为在人类看来漫长的几十年,于她这样的大妖魔而言,什么也不算,或许一睁眼一闭眼,就过去了。

    所以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走。

    当然,以他的实力,是不可能强行留下她的,所以只能想别的方法。

    原敏行最终还是成功了,玉答应留了下来,但又不算是真正的成功,因为留下来的不是她本人,只是一缕意识,作为陪伴,拥有跟原敏行一样的寿命,在他长眠的那一天,也会随之死亡。

    再后来,原敏行助楚恒成为楚国君王,最终一统天下。

    楚恒沉迷于追求长生之道,不可自拔。

    渐渐的,原敏行也受到了影响,或者说只是曾经埋藏在他心底的念想,被唤醒了。

    然而他不像楚恒那样一无所知,他知道世间没有天庭和长生不来的仙人,也没有阴曹地府和轮回转生……但有拥有漫长生命的存在——妖魔精怪,皆是如此。

    特别是朝夕和玉,比他所知道的所有生物,都要活得更久。

    原敏行最终做出了选择,并开始布局。

    从玉口中一点点获取他想要的消息,准备所需要的东西,安排他的‘死期’……

    这一次的计划,没有再出任何差错,每一步都按照他预想的发展。他得到了想要的消息,准备好了所有的东西,顺利的‘病死’,玉留下的意识体,也随他一起死亡。

    那具身体本来是会消散的,但是赶在消散之前,他以特殊的方式,将她保留下来,而后变成了原家的守门人,一代一代传承下来。

    每一次守门人的更迭,都是他亲自动手,之后再封印修改相关人员的记忆。

    起初的时候,那具身体于他而言是一种念想,也是原家的一种保障。但是随着他知道的越多,就变成了制约的工具,因为那具身体本身所蕴含的力量,可以最大程度上的隔绝世界之间的联系。

    ……

    这些所有的计划中,最冒险的一步,是他的死亡,从活人到灵魂再转变成妖魔,每一步都带着极大的风险,稍有不慎,一切就完了。

    而变数最大的,是玉留下的意识体。他能感觉到,每一次守门人的更迭,身体本身所拥有的力量,都会有一定程度的衰减。

    ……

    数千年来,原敏行的计划有条不吝的进行着,最终的目的,只是想要变得更强大,乃至于取代朝夕,成为深渊之主,成为近乎永恒的存在。

    他煽动万目以及其他妖魔,给他们出谋划策,提供各种便利,目的是为了让他们互相猜忌与牵制,让他们去打头阵,试探朝夕的虚实,而他始终隐藏在暗处,伺机而动。

    ……

    直到七年前,原敏行的计划,出现了差错。

    玉留下的那具身体,终于到达了极限,然而在原本的意识消失之后,却又住进一个新的灵魂……

    而那个原本的意识,不仅没有真的死亡,反而在七年后,重新凝聚复苏……

    ……

    “我一度以为,我离得偿所愿仅有一步之遥,却原来,还隔着万水千山,无法逾越?!痹粜兴档?。

    机关算尽,到头来,不过一场空。

    朝夕不知道怎么想的,突兀的说了一句,“看,这就是你一直袒护着的人类,不过如此?!?br />
    玉衡还没说话,倒是原敏行先接道,“朝夕,你一直觉得,玉她始终偏袒人类吗?”

    “事实如此?!背氐?。

    原敏行闻言,轻笑一声,说不上是自嘲还是嘲讽,“当年你虽无意屠城,然数万人丧命在你手中,付出的代价呢?不过是沉睡而已。而在你走后,很快她也离开现世?!?br />
    “这就是你所谓的她偏袒人类,不过是在遵守世界规则罢了,或许还有些许对弱小生物的同情,而她真正在乎的,只有你?!?br />
    这是数千年来,原敏行一直无法释怀的事,那些无辜丧命的人,还有玉对朝夕的态度。

    他说完之后,看向玉衡,“你要如何处置我?”

    问过之后,不等玉衡回答,又接着说道,“结局如何,我心里很清楚,你不必再说。但是在那之前,玉,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

    他说,“我想要见见你,真正的你?!?br />
    ……

    原敏行想要见到的,不是一缕意识,而是玉衡的本体。

    撇开答不答应他的请求这一点不谈,玉衡根本就不知道,他口中所谓的本体,究竟在哪里?甚至于,她直到现在,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样的存在。

    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滋味,总之很复杂。

    而最终,是朝夕点头答应了。当然,不只是为了原敏行,更多是因为自己,他也想要见玉。

    玉衡也想看一看‘自己’。

    于是一行人在朝夕的带领下,离开了深渊,穿过连接世界之门,回到虚无世界,在一望无际的白雾之中穿行了不知道多久,最终停在一处看起来跟其他地方毫无区别的地点。

    不用朝夕解释或者做些什么,玉衡本能的感觉到,迷雾后面,隐藏着什么。

    她探手拨开迷雾。

    一扇特殊的门出现在视线中。

    朝夕曾经说过的交叠空间,神的领域。

    “这是你留给我的,唯一一扇固定通往那个世界的门?!背λ档?。

    穿过门,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展现在眼前。

    在水中翱翔的鸟儿,在森林之中游弋的鱼群,一半光明一半黑暗,星与月共存,各自美丽的天空……

    在一个月牙形的湖泊之中,中心处一道巨大的旋涡,底部却是一处小小的绿洲,上方水流湍急,波浪翻滚,却像是被定格在那片区域,丝毫不会影响到下面的环境。

    绿草如茵,鲜花绽放,空气中弥漫着淡淡馨香。

    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枝桠上,藤蔓垂下编织而成的秋千上,身着一袭白色衣裙的女子斜倚着,闭眼沉眠,纤长的睫毛,投下一片小小的阴影。

    与之前那具身体一般无二的容貌与身形。

    这就是我。

    玉衡心想。

    在她的注视下,只见秋千上的女子,睫毛轻轻颤动了两下,好似将要醒来的样子。

    与此同时,玉衡听到姜晴天的声音,“甜甜……”

    在她的眼中,玉衡看到自己的身体,同之前在深渊深处时的朝夕一样,一点点变得透明,最终完全消失不见。

    ……

    伴随着玉衡的消失,秋千上的女子,也睁开眼。

    姜晴天和冯褚,一开始见到玉衡时,她就已经是顾甜甜的样子了,所以眼前这具身体对他们而言,是比较陌生的。

    而绯色和阿白,还有九命和小小白,他们虽然是见过玉衡原本的样子,并且相处的时间要更长一些,但是此刻也觉得有一种陌生的感觉。

    就只有朝夕和原敏行,没有陌生的感觉。

    玉的视线,落在朝夕身上,静静看了片刻后,只见她的嘴角一点点弯起,眉眼亦是,声音都仿佛沾染了笑意,“朝夕,你来了~”

    朝夕回以笑容,“嗯,我来了?!?br />
    ……

    因为融合了意识体,连着记忆也一并融合,于是事情的经过发展与结果,玉也都知道了。

    处理完原敏行以及原家的事后,她没有继续留在现世,而是回到了虚无世界之中的特殊领域,只带了一个小小白回来,其他人都留在了现世。

    月牙湖心的巨大旋涡底部,小小的绿洲上,一棵枝叶繁茂的大树。

    朝夕着一袭精致繁复的女装,背靠着树干,坐在枝桠上,吹奏笛子。藤蔓顺着粗壮的枝桠垂下,编制而成的秋千上,玉斜倚着。树下,身躯巨大的雪狼卷着身体睡着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